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CXO频道谁是激怒四大行的“罪魁祸首”?

谁是激怒四大行的“罪魁祸首”?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连日来,以工行为首的四大行(中、农、工、建)与支付宝的争斗倍受关注,引发各方广为关注与论战。一股针对以阿里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进行阻击、监管的系统性组合拳被有计划地打出。也不知后面是否还有什么手段?

来源:网易科技(科技、手机、数码、财经) 2014年4月15日

关键字: 银行 互联网金融 支付宝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连日来,以工行为首的四大行(中、农、工、建)与支付宝的争斗倍受关注,引发各方广为关注与论战。

先是四大行下调了用户使用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额度,然后又是工行关闭快捷支付业务,仅留浙江分行外,其他分行都已经关闭。

3月13日,央行还下发紧急文件叫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叫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

另有最新消息称,央行牵头的多个监管部门酝酿的互联网金融管理办法将陆续出台。

由此不难看到,一股针对以阿里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进行阻击、监管的系统性组合拳被有计划地打出。也不知后面是否还有什么手段?

回顾支付宝们与传统银行的历史,以前虽然大家也在谈风险、谈监管,但彼此之间实际上还是走的是共同发财、走的是共同富裕的道路,以合作为主。

这从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鈜对外的表述可见。

2011年8月银监会《关于加强电子银行信息管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发【2011】86号文)出台,明确规定,对于由第三方机构完成安全认证的电子资金转移与支付业 务,应至少在首笔业务前由账户所在银行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与客户约定双方相关权利与义务。

王鈜称,从监管部门有要求开始,银行就一直在跟支付机构沟通,希望他们能接受这一要求,但支付机构在这一点上非常坚决,他们认为客户体验是第一位的,因此,坚决不同意客户开通快捷支付首笔业务时到银行签约的这种安排。

这一表态,被认为在2011年开始长达3年内,快捷支付一直处于“违法”状态,而银行为此承担了相当法律风险。

支付宝在“违法”,而工行也在配合。也就是这一事实成为阿里员工反驳的依据,其借此指责工行实际也是“违法”。

既然都在“违法”,但为何还一起“勾搭”了三年,都有钱赚可能是最好的解释!

但这次为何“刀光剑影”的公开撕破脸呢?“罪魁祸首”是谁?导火索在哪?

这个问题让笔者回想起年后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钮文新的那篇《取缔余额宝》的博文。该文表示,余额宝是寄生虫、吸血鬼,冲击了中国社会的融资成本,乃至经济安全,需要取缔。

众所周知,余额宝由阿里支付宝为个人用户打造的一项余额增值服务。由支付宝和天弘基金于6月17日正式推出。

据悉这是类存款业务,主要是货币基金,而货币基金主要投向了银行的协议存款。通过“余额宝”,用户存留在支付宝的资金不仅能拿到“利息”,而且和银行活期存款利息相比收益更高。

此后百度、腾讯也推出类似产品,形成一堆“宝宝”。这些“宝宝”诞生之后,如打了激素一般,成长迅猛。

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月底货币基金规模14233.52亿元,2月份单月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了4701亿,今年前两个月,货币基金吸金约7000亿元,前两个月的增长规模接近过去10年的总和。

据悉,2月份新增的货币基金中,余额宝占一半,其他基金公司分另一半。从单个公司看,除了余额宝之外,收益最大的是华夏基金。

而与此数据对应的是,央行发布的《2013年10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中显示,去年10月,我国住户存款减少8967亿元,住户存款在一个月之内失血近9000亿元。

这还只是去年10月的数据,没有看到今年前两个月的数据。不过可以猜想到的是,与货币基金暴增的另一面,则是住户存款的更严重“失血”,而如果没有这些“宝宝”,这些钱可能还是按常理,存到了银行。显然两者呈现反比关系。

再看协议存款是啥东东?协议存款是商业银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或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规定,针对部分特殊性质的中资资金如保险资金、社保资金、养老保险 基金等开办的存款期限较长、起存金额较大、利率、期限、结息付息方式、违约处罚标准等由双方商定的人民币存款品种。可以提前支取,其协议存款凭证可用做融 资质押物。

据悉,去年11月底开始,银行协议存款利率高达6%以上,很多货币基金将九成基金资产都配置在银行存款。

普通老百姓在银行一年的定期也就3%左右利息。这是啥含义?通俗的来讲,即老百姓将自己的资金按正常的途径存入银行,一年也就3%左右的利息。而变个方法,交给各种“宝宝”,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再存入银行,则可以取得6%的利息,起增值的效果。同样从银行的角度来看,老百姓手中的这些存款,换了一个人再存进来,就得多付3%的利息,大大的增加了成本。

这时可能大家会明白一二。宝宝们的出现,直接增加了银行的存款成本。

“拿本来属于我的钱,绕一圈又在我这赚钱?你说我该不该与你翻脸?”这就是四大行对“宝宝们”的心理反应。即各种宝宝的出现,直接搅乱了银行的金融链条。

因此银行对协议存款产生不满。3月6日,全国政协代表、中国工商银行监事长赵林在参加政协小组讨论会时表示,互联网金融本质上是金融行业,只要是金融行业就可能有风险,所以要按金融属性加强监管。他同时进一步对媒体向其求证“工商银行是否不接受余额宝协议存款时”,点头确认答“是”。

行文至此,激怒四大行的“罪魁祸首”基本上算是找出来了,即就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各种宝宝的出现成了四大行与支付类金融公司撕破脸的导火索,将曾经的合作关系直接变成了对立。

当然所谓的监管还有安全可能又是另一个话题,可能需要另文再论。

工业控制系统迈向开放 你想好如何进行安全防范了吗?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